1. 首页
  2. 热点新闻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需要推广请联系站长qq:2290781984  微信:rwyx520

12月28日晚,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茧体育馆人头攒动,73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蔚来车主及其亲友齐聚于此,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来参加2019 NIO Day——蔚来与朋友们欢聚一堂,一起交流、分享的年度盛会。

会场变暗,一束微光打到舞台中央,一个人影渐渐清晰起来。他是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李斌——一个充满了争议的跨界创业者。

魅力从哪来?

李斌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连续创业者。迄今为止,他至少已经创办了易车、易鑫和蔚来三家公司,并分别带领他们在主板上市。

他还是个颇具眼光的投资人,先后投资了32家与出行相关的互联网公司,其中不乏摩拜单车这样的明星创业项目。

李斌因此获封“出行教父”,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称号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之所以能够连续创业并取得成功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李斌身上的某种独特能力——让掌握资本和资源的人团结到自己周围来,而这一能力又很大程度上源自他独特的个人魅力。

2000年6月,李斌创办了日后令他在互联网圈崭露头角的易车网,凭借出色的口才,李斌拿到了950万美元的投资。但公司生不逢时,成立不久就迎来了美国互联网泡沫。受此影响,投资人决定撤资。

在这样的危局下,李斌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全资收购投资人的股份,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,让投资人全身而退。那时的易车背负债务400万元,全公司只剩下7个人,李斌每天要坐1个小时公交车去上班,最困难的时候他兜里只剩下10块钱。

正是这种极富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行事风格,让李斌的这段往事在日后被传为佳话,也为其在投资圈内积累下了好口碑。

李斌的商业伙伴,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表示,投资这件事,有时候是赌事情、赌逻辑,有时候是赌人、赌关系。面对李斌,不信的东西也会投,因为她在投李斌这个人。

而在2013年,当李斌敲开雷军的办公室门时,却被对方认为是个骗子。当时李斌向雷军袒露了自己的造车计划,雷军一听觉得又是一个骗子,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对自己讲了相同的故事。

但这一次,李斌用自己的诚意打动了对方。李斌表示自己愿意拿出10亿元资金投入到项目中,雷军被他的诚意打动,告诉李斌当他扣动扳机时,自己会在第一时间投资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需要推广请联系站长qq:2290781984  微信:rwyx520

李斌说服刘强东投资蔚来的故事则要更富传奇色彩。根据刘强东的妻子章泽天回忆,两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,李斌用15分钟阐述了蔚来的理念,刘强东只思考了10秒,就说了“yes”。后来在蔚来生产出的首批6辆电动超跑EP9中,李斌为刘强东留了一辆。

据说最初李斌在见到每一位投资人时都会说这样一句话:“整个汽车行业这么大的变革浪潮,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能不在里面呢?”凭借出色的口才,李斌帮蔚来拉来了56位投资人。

事实上,不只是在创投圈,即使那些最终离开李斌的人,也对这位前老板给予了好评。今年8月,一篇名为《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》的文章走红网络,作者采访了6位裁员潮下主动或被动离开了蔚来的年轻人。

令人惊奇的是,这6位年轻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认定“李斌是个好人”,其中一位长时间跟着李斌工作的前员工甚至表示“如果将来李斌去做其他的事业,依然愿意奋不顾身地追随他”。

显然,这位生长于大别山区、毕业于北大社会学、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“创业老兵”深谙人性的贪婪与恐惧、怀疑与信任、厌恶与喜好。所以当投资人出尔反尔时,他选择了独自承担,在被外界质疑动机时,他选择用真金白银来自证清白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需要推广请联系站长qq:2290781984  微信:rwyx520

在企业内部的治理上,李斌希望无论职务高低大家都能够做到平等、开放和包容。一个细节是,李斌原本不打算为自己和蔚来的高管设立单独的办公室,但考虑到很多汽车背景的高管落差太大无法适应,还是给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设立了单独的办公室,不过规定办公室不超过12平方米,而且全设在没有窗户的地方。

纵观李斌过往的经历,不难发现真诚与利他品格贯穿始终,这为他赢得了投资人的信赖,也收获了下属们的拥戴。创办蔚来后,李斌将个人的这种优秀品质深深地融入到企业的发展中。

在蔚来内部,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傻傻地对用户好。而事实证明,这并不只是一句口号,从线上到线下,从NIO House到NIO Power,毫不夸张地说,蔚来为用户提供了目前能够想到的所有服务。

据蔚来的车主说,蔚来会专门为车主建一个微信群,群里有十几个人,从蔚来顾问、交付员、充电加电专员、维修专员、经理以及城市主管,售前售后所有的人员都在。车主有事,群里会迅速做出反馈。

李斌的“三次机会”

李斌是个很有野心的创业者,这一点虽不如他的个人魅力那样易于察觉,但细细观察,仍然有迹可循。

2016年以前,李斌至少两次推动过易车与汽车之家的合并,后者是行业内公认的第一名,也是易车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第一次是在2010年易车上市前后,那时澳洲电讯刚刚控股汽车之家,李斌向汽车之家CEO秦致抛出了橄榄枝,但被秦致拒绝了。

第二次是在2016年,李斌与澳洲电讯就价格达成共识,收购澳洲电信和其他大股东份额,从而完成私有化收购。李斌找来了易车的股东腾讯、百度、京东和中国平安。可能是为了防止对手恶意抬高收购价格,李斌委托中国平安出面代为收购。

那段时间的李斌表现得非常兴奋,在龙宇家门口的一个小酒馆,他对龙宇说,如果两家能够合并,中国将会在汽车领域出现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,咱们在互联网就是1号人物。

龙宇到现在都记得,当时的李斌37岁,已经不再年轻,但说起这些时眼睛依然发亮,像个少年一样。

结果所有人都知道了,收购成功的中国平安将汽车之家据为己有,绝口不提先前约定之事。李斌事后感慨道,商业上的东西,有太多的变量在里面,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有人能找到他特别心仪的人去过一辈子,但是未必每个人都能做到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2018年1月,在蔚来首届NIO DAY成功举办一个月后,李斌正式卸任易车CEO,将更多的精力转移到蔚来汽车上。

在很多人眼中,这是一场完美的交接,但易车副总裁孔祥志十分清楚李斌的遗憾,“就是没有把易车带到行业内公认的第一名吧”。

从易车抽身的李斌并没有立刻将全部精力倾注到蔚来当中,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。此时摩拜和ofo的战事已经进入尾声,双方都已精疲力竭,亟须资本续命。

恰逢此时,美团大举布局出行领域,与ofo背后的投资人滴滴竞争激烈,摩拜对于美团来说,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。

因此在李斌的建议下,美团提出以估值35亿美元投资6亿美元,然后摩拜再通过其他途径融资4亿美元的小股投资方案。

然而就在李斌说服摩拜股东们接受这一方案时,美团创始人王兴的态度却发生了逆转:他坚决地要求全资收购摩拜。

最终李斌不得不接受了王兴的要求。董事会上,股东们几乎全票通过了将公司作价27亿美元卖给美团的方案,但作为董事长和那个将方案拿到股东大会上的人,李斌却投了弃权票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事后李斌从这桩交易中分得了13.4亿元,两年时间,146万的天使投资变成了13.4亿元的巨额回报。

我们无法揣测李斌当时的心情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当时内心里充满了挣扎与不甘。他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那个阶段,还是挺纠结的,或者说内心感受挺复杂。

彻底从易车和摩拜中抽身后,李斌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蔚来。蔚来最早成立于2014年,凭借李斌这块金字招牌,蔚来在创立之初就获得了腾讯、高瓴资本、顺为资本等顶级互联网投资机构的投资,并获取了刘强东以及李想的个人投资,投资人阵容堪称华丽。

2017年12月16日,蔚来首届NIO DAY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。8架包机,60节高铁车厢,19家五星级酒店,160辆大巴,以及全球当红的梦龙乐队献唱,在李斌的精彩演说、几千人的共同见证下,首款量产车ES8正式上市。

首届NIO DAY对蔚来而言,是个新的起点,对李斌本人来说,这标志着他正式从汽车互联网行业跨越到了汽车制造业,完成了一次华丽而凶险的转身。在新开辟的赛道上,李斌再次获得了成为“1号人物”的机会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将时间拨回到2000年6月,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年仅26岁的李斌创办了易车网。此时马云刚创建阿里巴巴1年,马化腾创建腾讯2年,刘强东还在中关村卖刻录机和光碟,王兴还在清华园里读书。

20年倏忽而过,上述四位早已功成名就,成为当今中国互联网圈内最有权势的人物,而与他们同时代的李斌则依旧在泥泞的赛道上跑着马拉松。

“1点钟,必须下山”

李斌喜欢爬山,曾和妻子分享过登山的感悟,他说每个人登山都是有目标的,要高,要冲顶部。但有时候,你就是没办法冲顶,必须要做出决断,要面对自己内心的挣扎与纠结。

第一次去登哈巴雪山时,李斌暗暗立誓:无论有没有登顶,1点钟必须下山。在规定的时间窗口内完成规定动作,一旦超时,就立刻放弃,强行上去将置自己于险境。

在关键时刻,李斌总能保持克制与理性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理性,也是李斌对自己的评价。在创办易车之初,李斌原本打算做一个用户至上的C端媒体,但是由于易车刚成立不久就赶上了互联网泡沫,并且欠下了400万元的外债。

在生死与外债面前,李斌做出了妥协,他决定公司由to C转向to B,转而赚起了汽车厂商和经销商的钱,并在随后成立新意互动广告公司,开始代理一些汽车厂商的公关广告业务。

正是这两项事后看起来十分英明的决策帮助易车走出了困境,也为易车今天的局面埋下了祸根。

李斌多年后接受采访时表示,做易车时一直有遗憾,为了生存,易车一直是to B的定位,直到2009年才开始做To C业务,一直有些挣扎。

事实上,这种挣扎、纠结与遗憾也出现在了后来的摩拜身上。在摩拜被美团收购后,李斌不无遗憾地表示,做企业的管理者,有时候需要做一些艰难的决定。你知道这个决定是对的,对整个公司是好的,但它和你做为一个人可能是冲突的。你会很难过,要取舍,但又不得不做。

李斌的克制与理性再一次拯救了自己和股东。摩拜被美团收购后,失去对手的ofo在很短的时间内,估值就从30亿美元掉到15亿美元,ofo成为了共享出行市场中一颗无人问津的棋子,股东们则为戴威的固执己见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进入2019年,曾经号称“不会为钱发愁”的蔚来陷入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。5月,筹措资金无门的李斌找上了亦庄国投,签订融资100亿元的框架协议。

纵观蔚来的整个融资历程,这一次多少有些象征意义,因为亦庄国投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国有企业,而蔚来此前的融资几乎全部来自于自由的资本市场,从这件事中也能够看到蔚来当时的缺钱程度。

百亿融资没了下文后,李斌又主动找上了其他的“金主”,这一次是湖州市吴兴区政府,但这项洽谈也很快胎死腹中。吴兴区政府新闻办表示,鉴于评估风险过大,已停止进一步洽谈。

此时的李斌和他的蔚来遇到了公司成立以来的“至暗时刻”,曾经那个最不缺钱的蔚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李斌为了激励士气,在今年8月写下了那封著名的内部信,他在信中写道,从今年开始,我们真正进入到了资格赛阶段。不会有速胜,不会有奇迹,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。

严格来说,作为个人的李斌与作为创业者的李斌是割裂开来的。作为个人的李斌有着人性深处最根本的冲动,他也会有某种宏大的愿景,他也期待成为行业的领袖,但经过多年的商场磨练,李斌进化出了另一面——作为创业者的李斌。

在各种关健的时间节点上,作为创业者的李斌总能通过强大的理性分析做出妥协与让步,虽然充这一过程充满了挣扎、纠结与不甘。

这一过程展现给外界的,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对外部世界的妥协,但反过来每次妥协都能让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李斌化险为夷。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9月5日,蔚来在资本市场上发行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。与当年全资收购易车和说服雷军投资蔚来一样,这一次为了取得腾讯的信任,李斌再次展现了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行事风格,他自己认购了其中的1亿美元,而另外一半由腾讯认购。

9月24日,蔚来正式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。不出人预料的是,这一季度蔚来又亏损了32.828亿元,环比增长25.2%。

10月28日,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。李斌在公告中表示,谨代表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团队感谢谢东萤的贡献。

仅在1天之后,那篇《蔚来李斌,2019年最惨的人》横空出世。

在文章中,作者将李斌描绘成一个项羽式的悲壮英雄,公众的注意力被迅速转移到李斌的创业经历上,仿佛蔚来高管接连离职、持续的亏损以及愈演愈烈的裁员潮从未发生过一样。

李斌有个人魅力,也有雄心壮志,更具有强大的理性,他善于借助资本的力量,短期内将事业做大,同时他也能在关键时刻忍痛割爱,明哲保身。从易车到摩拜,李斌两次接近巅峰,但每次都差了那么一点,不得已抱憾下山。

2020年,造车新势力的时间窗口即将关闭。李斌又将迎来创业生涯中的关键时刻,他会作何决断呢?

从汽车媒体到汽车金融再到汽车制造,二十年间,“出行教父”李斌已经将汽车领域能做的生意做了个遍,如果他放弃了蔚来这座山峰,又有哪座高山能再供他攀登呢?

李斌的“最后一战”

英国哲学家伯特兰·罗素曾说:“提到过去,每个时代都承认它是事实。提到当前,每个时代都否认它是事实。”显然,身处当下,我们无法判断蔚来和李斌所创造、经历和承受的这一切对整个行业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,一切都处在混沌之中。

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他们都是值得的,正如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其著作《激荡十年,水大鱼大》中所说:“这个时代从不辜负人,它只是磨炼我们,磨炼每一个试图改变自己命运的人。”

 

 

需要推广请联系站长qq:2290781984  微信:rwyx520

【本文作者】:蝼蚁网,商业用途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非商业用途转载注明出处原文链接:https://cqsoo.com/rd/18172.html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: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 kefu@cqsoo.com ,

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反馈给我们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2007-2019 亿闻天下网 / 渝ICP备89217412123号-1  / 本站由wordpress、阿里云、群英、百度云提供驱动力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