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热点新闻

拼多多的“最初一公里”战事

随着农产品上行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,在农产品上行方面有着突出优势的拼多多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。

亿闻投稿

配图来自Canva可画

 

受疫情影响生鲜消费需求暴增,沉寂已久的生鲜电商也借此机会重新站上风口,并再次成为美团、阿里、京东等巨头竞相下场争夺的焦点。随着巨头之间的生鲜大战升级,抢占农业供应链(上游)高地,就成了巨头们新的发力点。

 

而作为生鲜零售大战的重要参与方,拼多多凭借其在农业供应链这个“最初一公里”环节上建立的先发优势,日渐成为生鲜大战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。这种优势的建立,也让拼多多农产品上行第一平台的行业地位日益稳固,崛起进程大大加快。

 

抢占上游产业链,拼多多布局“最初一公里”

 

拼多多的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,最早始于2018年,当时主流的互联网平台玩家,大多围绕着“最后一公里”抢占需求侧的应用场景而展开。不同于其他互联网电商平台,拼多多将焦点放在了农业生产端,提出了“最初一公里”的战略规划,并由此展开了一系列探索。

 

拼多多之所以会押注“最初一公里”,背后则有着多方面的考量。首先,无论是前置仓还是自提柜,彼时消费端的改造都已经有了较大升级,但农业生产端仍处于相当原始的状态,亟待新的变革。

 

在拼多多提出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的2018年,巨头已经在零售端,建立了包括前置仓、自提柜、生鲜超市等在内的零售基础设施,这些基础设施几乎覆盖到消费者日常消费场景的各个方面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作为产业链上游的农业生产端,却仍处于极端落后的状态。一方面,分散的“小农经济”生产方式,仍在制约着我国农产品的规模化发展;另一方面,冗长的农业产业链,还在不断增加农产品上行的流通成本,影响农产品上行的流通速度和效率。

 

其次,消费端的升级改造解决了用户消费的即时性问题,但同时也让原本生产端和消费端对接不畅的矛盾愈加突出。

 

从当时来看,生鲜零售端的变革的确给消费者带来了诸多便利,生鲜零售的订单也有了大幅增长。但由于产业链上游的农业生产端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,导致生鲜零售带来的巨大消费需求,无法得到有效的满足,导致消费端生鲜价格暴涨,进而抬升了消费者的购买成本,进一步加剧了原本就存在的农民贱卖、消费者贵买的产销矛盾。

 

最后,从整个产业链角度来看,传统农产品流通过程中存在的高成本、低效率、低利润等问题根源在于生产端,因此只有从生产端进行变革,才能让流通端存在的问题得到彻底改观。

 

开启体系化助农新革命

 

与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战略有所不同,拼多多推出的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,聚焦于生产端的改造,并以此构建了体系化、系统化的助农解决方案。

 

具体来看,拼多多的助农框架可以分为三层。第一层,是让农产品的“供需充分对接”。拼多多通过农货团队深入农产区,建立起了覆盖全国的农产品上行“地网”。并在此基础上,建立了“天网”(即“农货中央处理系统”),消费者只需要在上面输入地理信息、特色产品、成熟周期等信息,系统就可以将农产品匹配给消费者,从而将全国的农产地与城市之间连接起来,使供需充分对接成为可能。

 

第二层,是发挥新电商的优势,推动农业上游变革。拼多多通过收集、分析农产品大数据,针对不同地区制定种植方案,提升农业亩产值。另外,拼多多还联合包括中国邮政在内的物流方以及平台新农人,梳理构建农产品的流通链路、提升效率,这些举措都极大地推动了农业上游的产业变革,为农村的农产品上行创造了良好的流通环境。

 

第三层,在稳定的长效供需机制上,探索、实践新的分配机制,让农户成为全产业链的利益主体。经过两年多的摸索与实践,拼多多围绕人才本地化、利益本地化、产业本地化形成了一系列的体制机制,成功为农村留住了人才、建立了产业、守住了利益,使乡村的面貌焕然一新。

 

亿闻投稿

配图来自Canva可画

 

深度联动下的平台反哺效应

 

这一全新机制的推出,极大地缩短了农产品流通链,降低了农产品上行成本,提升了农产品上行速度,破解了此前农产品上行的诸多难题,由此形成了良性循环的农业生态。而拼多多在其中发挥的关键作用,也让它在农产品上行渠道打通之后获得了良好的反哺效应,使拼多多农货上行第一平台的地位愈加稳固。

 

其一,农产品本身具备的消费频次高、客单价低的品类特性,为拼多多吸引了大量的新增用户,使其建立了成本远低于同行的获客优势。

 

推动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以来,拼多多的用户始终在高速增长。在刚过去的2020 Q3财报中,拼多多再次以单季度新增4810万用户规模,超越同行。与此同时,拼多多Q3的市场费用较收入的比例降至71%,达到了上市以来最低,并使其获客成本降至207元/人,成为三大电商平台中获客成本最低的平台。

 

而拼多多能够取得如此亮眼的成绩,与其在农产品方面建立的优势分不开。相比3C电子产品(京东)、服饰(天猫),农产品的消费频次远高于前两者,这就为具备农产品产业链优势的拼多多贡献了大量活跃用户,并由此带动了数量可观的新增用户,为其低成本获客奠定了基础。

 

其二,随着拼多多产销对接机制的打通,让原本由于销路不通而被抑制的农产品消费需求,开始迎来井喷,新创造出来的巨大农产品上行市场,成为推动平台GMV增长的驱动引擎。

 

据拼多多官方统计显示,拼多多农产品交易额已经连续三年保持了超过100%的增长,截止2019年底拼多多农(副)产品销售总额,已经达到了1364亿元,这个数据已经占到了拼多多当年GMV的13.6%。从这个数据不难看出,农货上行早已经成为驱动拼多多平台GMV增长的重要引擎。

 

其三,拼多多在推动农产品上行过程中打下的基础,为其做下一轮农业的改造升级创造了条件。据了解,拼多多在完成“最初一公里”规划的基础上,于2020年又开启了农业前沿科技的探索,目标是探索出一种更适用于小农模式、低成本、可复制的新型农业解决方案。随着拼多多在农业科技方面的逐步深入,其在农业产业链方面建立的优势必将得到进一步增强。

 

助力农货上行进入新阶段

 

实际上,平台崛起只是拼多多在落地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过程中水到渠成的结果。更重要的是,拼多多通过先行摸索建立起来的农货上行体系,对推动整个中国的农货上行也发挥了多方面的积极作用。

 

从产销对接方面来看,其创造性将需求端的细微需求和产业端的分散产能结合起来,构建了“小农户对接大市场”、“小品类做成大产业”的农货上行新机制,为我国探索新技术条件下的农业渠道畅通提供了全新思路。

 

一方面,拼多多通过拼购和产地直发模式,创造了海量稳定的订单,让小农户也可以对接大市场;另一方面,拼多多通过为小众的、差异化的农产品,提供精准的商品流匹配,使小品类(如人参果、雪莲果等)也可以做成大产业。

 

从缩短农产品流通环节来看,它提出的“超短供应链”模式,极大地缩短了农产品流通环节,帮助农产品实现了“降本增效”的目的,使农产品上行的速度大大加快。

 

从农民增收、扶农助农方面来看,它构建的新农货上行体系和以农民为中心的分配机制,为农村建立长效的扶农助农体系提供了有益借鉴。

 

总体来看,拼多多推出的农货上行新机制、新方法,正在助力中国农货上行进入新阶段。据统计,目前我国农产品上行规模只占到其总体市场规模的5%,这意味着农产品上行市场还有着巨大的拓展空间。而随着农产品上行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,在农产品上行方面有着突出优势的拼多多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。

 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

【本文来自投稿】,不代表亿闻天下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qsoo.com/rd/94346.html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: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 kefu@cqsoo.com 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2007-2019 亿闻天下网 / 渝ICP备89217412123号-1  / 本站由wordpress、阿里云、群英、百度云提供驱动力
QR code